相关文章

美国律师开始将3D打印技术用于诉讼实践

在美国,如果说那些擅于玩弄法律概念的律师们有什么成功经验能够拿出来分享的话,他们会告诉您一件事,那就是说服别人的最好办法是直击要害。在案子中创建出一个有形、带情感的,甚至实体的对象,而不是仅仅陈述事实,不仅可以帮助陪审团理解问题,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意味着一个有罪或无罪判决的区别。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最古老的同时又是第二大律师事物所的Fennemore Craig就充分理解这种力量。他们甚至会与时俱进,使用3D打印机帮助他们更好地使用这种辩护技巧。

Fennemore Craig的James Goodnow和Marc Lamber经常会在他们的日常法律实践中使用iPad、3D打印机,或其他高科技设备

在一个特别的在线系列专栏中,纽约律师Nicole Black揭示了3D打印以及可穿戴技术如谷歌眼镜等,是如何正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来为客户的索赔诉讼过程提供支持。而Fennemore Craig律师事物所的合伙人Fennemore Craig的James Goodnow就是个中高手。这家律师事务所于差不多两年前购买了第一台3D打印机,并经常会在产品责任索赔之类的案件中使用它,这类案件往往会涉及到产品是否被正确地设计方面的问题。

“使用3D打印技术,我们能够展示产品的功能和它应该被如何设计。所以,我们在开始诉讼之前,都会用MakerBot 3D打印机做些相应的准备。”Goodnow解释说。“所以,假如在产品责任案件中的某些螺栓设计是有问题的,那么在3D打印专家和3D设计师的帮助下我们就能够在提起诉讼之前占得先手,我们能够向对方的决策者充分证明,这个螺栓本来能够设计得更好。”

“告诉对方决策者或律师其产品应该怎样设计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能够让他们看到一个实实在在的3D打印原型则更加让人信服。”Black称,他的公司已计划在诉讼的所有阶段使用3D打印技术,不过发现它在诉前阶段特别有用。

Fennemore Craig承认,目前他们使用3D打印的成本相当昂贵,尽管3D打印机和材料本身的价格还算合理,但是更大的支出在于他们不得不雇用3D打印专家和设计师来设计CAD文件和校准3D打印机以打印出可以在法庭上使用的对象。不过,可以预见,随着3D打印技术、软件和技能变得更加普遍,他们的这个成本将会持续降低。最终,律师们甚至自己都能够独立打印出3D模型而无需外部的帮助。“要让律师们使用像3D打印之类的新技术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我经常开玩笑地说,如果可能的话,律师们甚至愿意退回到羽毛笔的时代。但从长远来看,这件事(指使用3D打印机)一定会获得回报的。”Goodnow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