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诉讼(仲裁)事务与律师服务

    诉讼(仲裁)事务涉及到对证据收集、法律事实与法律关系梳理,诉讼策略制定与实施,非有专业能力,实难完成。很多中小企业虽然还没有清晰的风险意识,但在涉及重大诉讼时聘请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比例还是很高的。

  中小企业聘请律师提供法律服务,涉及到对律师服务工作评价。客观公正地看待律师工作,正确评价律师的法律服务价值,是中小企业做好法律风险防范的基础。

  律师作为中国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组成部分,无俸禄以求立身,无职权以图报国,只是以自己的专业技能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并以此为基础,于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于己,兼取养家糊口安身立命的费用,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律师法》规定律师是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职业看似崇高,却需要取费自委托人,这种制度设计就是要促使律师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中心,进而实现为国家服务,促进公平正义的制度内核。实践证明,律师如果作为公职人员,由国家支付工资,算不上现代意义的律师制度,也不利于律师行业的健康发展。

  但是,律师取费自当事人的制度设计,天然使得律师职业容易为社会所诟病,原因如下:

  1、律师在每一个具体案件中,为了自己的当事人,常常招致对方当事人的反感,甚至招致全社会的抨击(敏感刑事案件)。在全社会还不能客观理性看待律师工作情况下,律师不可能得到较高评价。当事人对律师所提供的服务,应当有清晰的认识,律师能够做到什么,不能够做到什么,一般都会明确地告诉当事人。当事人应当考虑自己支付的律师费用、律师所提供的服务、实际取得的工作成果等因素,客观评价律师服务。而对于相对方律师的工作的理解,实际是一种素养,尤其应当客观看待。

  2、律师收费相对于社会其他职业(非资本性)群体收入来说,确实多一些。不仅如此,律师的工作以笔头、手头和嘴头表达出来,看起来没有成本,尤其招致公众的不平衡感。律师能不能少收费或者不收费?如果强制律师不收费或者少收费,大多数律师都会转行,日常法律服务就会日益低下乃至停滞,导致律师制度名存实亡,公民权利会不断被侵蚀,社会必将走向倒退。所以在不是每个人都通晓法律、富有诉讼技巧的情况下,律师收费最好还是由市场调解。当然,法律援助除外。

  3、在传统文化以“报国”为己任的社会,律师直观的工作形态是为自己,而非为国家,为社会。殊不知,几百年前,亚当·斯密就看到:人(企业)虽然为了追求利润,但是在过程中往往产生服务人群、贡献社会的效果,促进社会进步。律师作为“在野的法律共同体成员”,通过多元化、建设性、逻辑性、均衡性、规则性、程序性思维方式,通过对抗、发现、建设、完善的工作逻辑,维护当事人权益,不断改善社会,体现出工作的社会价值。